校長頻道 | 教師頻道 | 教育網址 | 網站導航 | 簡體中文
   中國校長網 > 家教頻道 > 教育社會 > 正文 返回首頁
陪讀從幼兒園開始
www.iaqxlus.cn  2019/10/16 21:40:14  來源:本站
分享到:

  2019年6月25日,安徽省六安市舒城縣曉天鎮,陪讀家長帶著換洗衣物送孩子上學。一般送孩子到學校后,她們便去河邊洗衣服。視覺中國供圖

  2018年1月11日,安徽省六安市舒城縣曉天鎮,陪讀爸爸指導小孩做作業。

  9月22日,安徽省六安市舒城縣曉天鎮,一名陪讀奶奶和孫子在一起。 

  2018年1月12日,安徽省六安市舒城縣曉天鎮,孩子們端著飯碗串門。視覺中國供圖

  6月25日,安徽省六安市舒城縣曉天鎮,一個孩子和陪讀媽媽一起吃晚飯。視覺中國供圖

  9月17日,安徽省六安市舒城縣曉天鎮,兩位陪讀母親在帶孩子。

  9月18日,安徽省六安市舒城縣曉天鎮,一名陪讀奶奶正在給孩子們做晚飯。本版圖片除署名外均為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 尹海月/攝


  陪讀可以是從幼兒園開始的,至少在大別山腹地的這個小鎮上,這事兒一點兒也不稀奇。

  安徽省六安市舒城縣曉天鎮,位于毛坦廠鎮以南30多公里處。毛坦廠近年因為一所被視為“亞洲最大高考工廠”的中學而出名,鎮上的“陪讀經濟”方興未艾。曉天鎮的陪讀沒有鄰鎮那種爭分奪秒送孩子趕考的悲壯,而是一種自然而然的存在狀態。

  畢竟,這里不是毛坦廠,盡管當地人大都聽說過那個地方。這里的校園里沒有高考倒計時牌和勵志標語。高考考生掛在嘴上的“一本”和“二本”對此地居民來說還是好幾年后才會考慮的事情。它只不過是一個普通的山區小鎮,擁有一所普通的山區小學。

  根據曉天中心小學的估算,全校現有的451名學生中,有超過一半學生來自周圍偏遠的村莊。過去十幾年里,散落在農村的教學點陸續撤銷,這所全鎮最大的公辦小學承接了那些生源。大山深處的村民們,離開居住多年的村子,從孩子進入小學甚至幼兒園開始,來到鎮上租房居住。

  屬于這個小鎮的“陪讀經濟”誕生了。

  匯聚

  在曉天鎮,陪讀者多為年長女性。年輕父母們顧著外出賺錢,幾乎一年只回家一次,養育孩子的責任很大程度上落在了上一代人身上。也有年輕媽媽放棄在外務工,辭職回家,專心陪讀。

  男性去哪兒了?他們分布在杭州、寧波、蘇州、上海這些城市,做木匠、銷售員、大貨車司機或是服裝廠工人,然后把收入輸送到這個小鎮上。

  這些收入首先撐起了小鎮賣早點的攤位。曉天中心小學位于山腳下,每天早上7點,伴隨著此起彼伏的摩托車喇叭聲,一天中最熱鬧的時刻到來。賣早點的小鋪被紅紅綠綠的書包包圍,家里來不及做早飯的,孩子們會花3元錢在這里買一根火腿腸、一塊糍粑作為早餐。

  陪讀客們則開始了這一天的事務:洗衣、買菜,為孩子準備晚餐。坐落在學校周圍的那一棟棟舊式廠房便是他們的“家”。

  廠房過去屬于軍工廠。20世紀90年代,工廠搬遷后,留下大片閑置的車間和宿舍。如今,這些有著50多年歷史的老房子又因為新的住戶,獲得了新生。

  門口三兩成群閑聊的陪讀老人以及晾衣架上一排排的小孩衣裳,證明那些破敗的房子仍在發揮功用。墻磚大多殘缺、變色,木質的門窗仍是上世紀留下來的,就連上廁所也要去最近的公廁。

  湯中華前幾年搬到這里時,屋頂漏水,她花了1000多元修好屋頂,在街上撿來別人扔掉的廢棄不用的木桌,又從農村老家運來床、水壺、桌椅,才將幾間出租屋一點點拼湊出家的樣子。

  她57歲,陪讀已有7年。

  早些年,曉天中心小學原址上是一所寄宿制初中,聚集了從周圍村莊來上學的孩子們。生源減少后,初中并入了另一所中學,小學搬了過來。

  湯中華真正的家在十幾里山路外的山頭上,對于這位要陪兩個孫女上學的祖母來說,離家是沒有辦法的選擇。

  7年前,她的大孫女在村里上幼兒園,那時,學校就在家門口。在她的視野里,隨著生源減少,沒過多久,學校“垮掉了”,孫女只能轉到鎮上讀書。

  鎮上離村子有十幾里路,騎摩托車還要將近20分鐘,冬日遇到風雪天,一不小心就會在山路上摔跟頭。湯中華索性在鎮上租了房子,正式開始陪讀。

  同湯中華一樣,對60歲的江道柱來說,陪讀是一件“萬不得已”的事。他所在的大馬村離鎮上有17公里,以前家附近就有一個教學點,只有幼兒園和一、二年級。他的大孫女讀完后便轉到一所寄宿制私立學校,那里可以接收三年級以上的孩子寄宿。

  但是,等到他的小孫女出生,村里的教學點不復存在。他也來到了鎮上。“為了小孩的教育必須要過來。”他說。

  很多陪讀家庭來到這里,都有同一個原因:孩子待在老家已無學可上。在這地廣人稀的小鎮,村子的小學正急劇減少,目前,曉天片區的16個村子只剩下4所村小,每所村小的學生市場不足5人。

  葉詩友曾是其中一所村小的校長,十幾年來,他見證了學生的銳減:2005年時學校還有80多個學生,到2010年已銳減到二三十個。3年前,僅剩十幾個,再到后來,一個也沒有了。

  原因至少有兩個方面:人口出生率的下降、外出務工者人數的上升。在這個過程中,很多父母開始將孩子帶到外地,經濟條件好一些的送到省會合肥,次一些的去縣城,再差一些的便送到鎮上。

  “村里教學質量不行”,談起離家陪讀的原因,一位家長說。一位村小教師則說,在村里,若不是家庭極其困難,有余力的都會將孩子送到鎮里念書。

  葉詩友對此也很無奈,山里最缺老師,從2005年開始,他就開始為學校申請配備英語教師,然而直到學校被撤,也沒找到——沒有人愿意來這窮鄉僻壤。有的年輕人分配到這里,繞著學校走一圈,課都沒上一節,背著行囊就走了。

  “年輕人不能往教學點放,放了馬上就走。”負責這個鎮教育工作的曉天中心校校長徐家艾無奈地說,“山區條件落后,留住人很難。”

  如今,4個教學點里,人數最多的也只剩下4個學生。

  徐家艾告訴記者,今年,按照規定,“一生一師一校”的學生都要就近轉入規模較大的學校。

  在其他教學點萎縮的同時,中心小學的吸引力上升了。褚先丙的老家在查灣,屬于曉天鎮的另一個片區,那里也有一所小學,但學生較少。聽說這里陪讀的學生多,褚先丙把孫子轉到了這里。

  為了省錢,58歲的王進英原本選擇留在村里。她有3個孩子要照看。等到今年4月,她也不得不加入了鎮上的陪讀隊伍——當時,村小只剩下她的孫女,一個學前班孩子和一位數學老師。

  因為這樣或那樣的原因,這些素不相識的人搬到了那些舊工廠區里,成了街坊鄰居。

  算賬

  王進英的孫女在村里上學時,學校只有她一個學生,所有科目都是一個老師教,體育課只是無聊地去河邊玩玩石子,碰上老師請假,“好幾天就自己寫作業”。更可怕的是孤獨。王進英說,叫她也不答應,只知道搖頭擺頭,說話很少。另一個學前班的小孩,看見人就跑到桌子底下,“怕人就怕到那樣子”。

  轉到曉天中心小學后,她認為孫女話多了起來。但隨之多起來的,是租房陪讀帶來的開銷。

  以前,學校就在家門口。種些糧食和蔬菜瓜果,就可以滿足祖孫倆的基本生活,陪讀意味著要花錢租房、花錢買菜。她的房租一年是2000元。“不吃不喝都要2000”,她覺得不可思議。

  王進英的兒子在杭州做油漆工,每月工資五六千元,不足以支撐三個孩子的生活支出,一部分經濟壓力便落在了她和在外務工的丈夫身上。孫女患有混合型紫癜,1萬多元治病的費用還是跟親戚借的。

  陪讀意味著一個勞動力只能待在家里,什么也做不了,每天下午4點,王進英要準時接送放學的孫女回家。

  她想找一份工作賺錢,但是陪讀這種生活方式決定這些人很難找到合適的。“一待好幾年,煩死嘍。”她嘆著氣說。

  相比之下,同為陪讀奶奶的周言芝生活要輕松一些。每月,在杭州打工的兒子、兒媳、女兒都會固定給她打錢。

  58歲的周言芝要同時照顧3個孫輩上小學和幼兒園,但在她看來,不用為吃喝發愁的日子已算得上“享福”了。

  她從不去別人家打麻將,也不去學校后面的山上加入廣場舞陣營,每天晚上,她的視線片刻都不能離開3個孩子,“燒飯時還得往外邊望”,對周言芝來說,“帶小孩是重大的責任。”

  自2016年中國實施“全面二孩”政策后,這個小鎮出現的一個變化是,隨著“二孩”的增加,很多原本在外務工的媽媽回流。但這意味著,孩子的祖輩中要有一人外出打工,保證家庭有兩個勞動力在外掙錢,維持家庭的基本運轉。

  如果只有一個人賺錢,經濟壓力便會加大。潘顯芬近40歲時生了兒子,47歲的她除了陪讀,還要照看老家89歲高齡的老婆婆。早上不到7點,她就要為兒子準備好早飯,然后騎車回老家,燒水、種菜、照顧婆婆。

  她出門時,她的兒子常常還在睡夢中。這個剛上二年級的孩子要自己去上學。平時,家門鑰匙掛在他的脖子上。有時候他放了學,媽媽還沒從村里回來,他要自己打開門,回家寫作業。

  田仁瓊也是一名陪讀媽媽。從兒子出生起她就再也沒有外出工作,家庭開銷都由在杭州工地上扎鋼筋的丈夫支撐。

  當地的工作機會不多,適合陪讀客們的生計更少。為了多掙一點錢,田仁瓊白天會去鎮里的服裝廠上幾個小時班,下午回家給孩子做飯洗衣服,一個月只能掙到七八百元,“連零花錢都掙不夠”,她苦笑。

  韋小平的日子更難——雙腿因病癱瘓后,她要常年坐輪椅,她的婆婆也已癱瘓。因此,她丈夫不能外出工作,只能在當地接些體力活,以便隨時照顧。如果不是有每月1000多元的最低生活保障,這個四口之家很難撐下去。

  韋小平算了一筆賬:房費一年3000元,婆婆每月請人照顧要花去1800元,加上日常花銷,每月要花去3000多元錢。做臨時工的丈夫掙來的錢剛能糊口。

  她“不敢生病”,為了省錢,一切都得算計著來。女兒正在長身體,她隔三差五買點魚,自己不舍得吃。水果也很少買,但她知道水果的價格漲跌。說起這些,她一遍遍嘟囔著,“太貴了”。

  小學門口常賣零食,女兒想買一塊面包,“吃起來特別松軟”,4元一個,韋小平不太舍得,“哪能天天買,一個星期買一回都不得了。”

  她一直想干點副業,但坐著輪椅又不能干體力活,只能整日干著急。

  為了盡量節省開支,來自山里的陪讀客想出了各種各樣的辦法。9月,湯中華已在為冬天的菜做儲備,等著外地務工的孩子回來吃。王進英花費不到200元買了8只鴨子,她的計劃是,到了冬天,鴨子長起來,就能宰了吃肉。至于新衣服,她一年也買不了幾件,需要添置就去網上買,不到20元,能買一身。

  他們還會去山上野生的板栗樹下撿板栗,拿到山下去賣,撿得勤快,一天最多能賣到200元。不過,板栗成熟期只有一個月,撿拾的人多,能撿多少也要看運氣。

  “多賺一點錢,小孩子也吃好一點。”湯中華閑暇時也會去撿栗子賺錢。山上蟲蚊多,遇上高溫天,格外辛苦。為了給在杭州打工的兒女減輕點負擔,這個能干的農村婦女幾乎一整天不歇著,白天,她騎十幾分鐘電摩托車回老家種菜,下午給放學回家的孫女做點好菜,晚上8點,再去鎮上的一個酒店上夜班,負責住客登記。

  這份夜班工作為她掙得每月1600元的收入,但意味著她每晚都不能睡個好覺。她要一直工作到第二天早晨7點,再趕回家給孫女做早飯。夜班時,她把酒店的椅子排成一排,在上面躺著休息。為了隨時能聽到客人敲門,她要一直保持淺睡。

  只有小學文化的她識字不多,此前也沒摸過電腦,入住登記的流程還是老板手把手教的。

  她很珍惜這份工作。孩子們常年在杭州務工,一般過年回家一次,她和丈夫在老家想方設法掙夠每月生活費,減輕他們的經濟壓力。

  她不是不知道孩子們在外務工的不易——暑假她送兩個孫女去杭州跟父母團聚,見到那小小的出租屋只能放下一張床,晚上兩個孫女睡在床上,兒子和兒媳還要睡地板。

  好不容易有了團聚的機會,兒子讓她去住旅館,她嫌太貴,死活不肯去。“寧愿坐一晚上都不去。”

  陪伴

  作為兩個孩子的媽媽,38歲的謝金愛已經15年沒有出去工作了。21歲時,她從山東嫁到了這個小鎮,23歲,她生下第一個孩子。等到兒子上了初中,第二個孩子又出生了。她一直在陪讀。“有時候想想挺難過的,最好的青春浪費在這個地方了。”

  “外面什么世界我都不知道嘞。”她笑著對記者說,“現在40歲,出門洗碗人家都不要了。”

  有時在家待著,她覺得自己簡直要發瘋,甚至會想“直接甩手出門”,但緊接著又會不忍心。

  同樣,從兒子出生起,朱經屏就不再出去工作,多年的陪讀生涯消耗掉了她的青春,也讓她幾乎與外界隔離。

  在陪讀媽媽里,朱經屏稱得上是上心的。她會及時督促兒子寫作業,兒子的字寫不好,她就自己抄一遍,再讓兒子照著抄。但她文化程度不高,只能進行簡單的輔導。孩子讀到三年級以后,即使是年輕媽媽,學業輔導也已力不從心。那些陪讀的祖輩更加吃力。很多孩子遇到不會的題就上網查詢,或者請教高年級的哥哥姐姐,還有的會跟遠方的爸爸視頻聊天,詢問不會寫的作業怎么做。

  在這個鎮上,有的父母擔心祖輩們無法管教孩子,將孩子送到附近一所私立學校讀書,但這所學校要支付一學期6600元的學費,不是所有家庭都能承受得起。

  關于陪讀這件事,就算陪讀客也在懷疑,無微不至的照顧是否有必要。“我三四年級就會做飯了,夠不著就拿個凳子站著做飯。”其中一位媽媽說。

  還有一位陪讀客覺得,一些人陪讀是跟風,“看見別人陪他也要陪。”

  不陪讀,朱經屏怕兒子的成長出問題;陪讀后如果兒子仍沒什么大作為,“也就沒辦法了”,她這么寬慰自己。幾年下來,陪讀漸漸有了效果,兒子的成績越來越好,開始拿獎狀回家。

  58歲的農婦陳永獻不識字,她只知道,陪讀是為了孩子好。她所在的南岳村還有一處教學點。8年前,她的大孫女剛剛上幼兒園,子女和她商量讓孫女去哪里上學時,她主動提出要陪讀。她堅持讓孫女到鎮里上學,“村里上不好學,出來考大學的很少。”

  湯中華為了兩個孫女上學沒少奔波。第二個孫女上學時,學校人數超額,她撥打電話查詢臺,最后打電話到了縣教育局,直到讓孫女順利入學。

  她沒讀過幾年書,但生活的經歷告訴她讀書的重要性。“不念書,坐車都不曉得車牌號,不惜一切代價也要供孩子讀書。”

  不管怎樣,謝金愛相信陪伴的重要性。有人勸她,將小孩留給婆婆帶,她不放心,“父母都出門,小孩缺少父愛母愛。”這樣的孩子她不是沒有見過,“有的小孩脾氣很古怪的,很暴躁。”有個鄰居小孩玩手機,奶奶勸他不要玩,小孩不聽,氣得摔碗,劃破了手,孩子父母都不在,謝金愛趕緊將他送到了醫院。

  在醫院里,謝金愛問那個受傷的男孩想不想爸媽,他沉默了一會,說不想,“反正一年也回不來幾次”。

  “孩子還是想父母。后來暑假他媽媽把他帶去杭州,他就好了不少。”謝金愛說。

  令很多陪讀家長頭疼的時刻,是夜晚8點,舊廠房陷入寂靜而一扇扇格子窗被點亮時。窗前坐著寫作業的小學生。一位陪讀媽媽抱怨,教兒子學習寫一個漢字,不知道要用橡皮擦多少次方格紙,也有人因為孫子就是不背書,氣得反手就是兩個耳光。

  被陪讀的孩子,大多也是留守兒童,根據曉天中心小學的統計, 451名學生中,父母雙方都不在家的留守兒童人數達124人。

  “家長反映,很多孩子在學校聽話,在家里不聽話。”曉天中心小學教師吳曉玲告訴記者,很多家庭父母不在孩子身邊,家庭教育是普遍存在的難題。有的學生晚上回家不寫作業,第二天老師詢問祖父母,祖父母解釋說,“問了他,他講寫完了”。還有的奶奶心疼孫子,會幫著孫子寫作業。

  那些連字都不認識的祖父母,則根本不知道孫子孫女在做什么,輔導作業時,只能一遍遍地問,“寫完作業了沒有”。

  有時,作業本需要簽字,有的奶奶不會寫字,就找鄰居幫忙,還有的直接買盒印泥,在試卷上按手印。

  前路

  為了緩解陪讀家庭的壓力,今年,曉天中心小學開始向縣教育局申請建宿舍,為一部分學生提供寄宿條件,先滿足高年級,再滿足低年級。曉天中心小學校長汪先林告訴記者,學校正在嘗試通過寄宿,解決代際陪讀帶來的教育管理問題。接下來,這所小學還會開晚自習,安排老師值班。

  但要真正施行起來不易,相比走讀制,寄宿制面臨的管理問題更多,也更復雜。比如日常生活照料問題,小到學生的衣服由誰洗,大到住宿是否需要安排專職人員陪同,都是需要考慮的問題。

  而解決這些問題都需要更多的投入,老師們的任務也因此變得繁重。2017年,曉天中心小學正式加入農村義務教育學生營養改善計劃,學生每天花2元便可在學校吃到一份“三菜一湯”的營養午餐,借此機會,學校開始實施中午留校制,吃午飯的學生不必再回家,吃飯完就在校午自習,這使得陪讀家長們中午有了更多閑暇時間,但由此給老師帶來了更大的壓力。中午兩個小時,所有的老師們要留在學校,才能保證秩序。

  不少老師向記者坦言,自己因此要犧牲更多個人時間投入到工作中,很多有孩子的女老師因此不能回家照看自己的孩子,而相對應的只是每天10元的補貼。

  如今,實施寄宿制意味著老師們要用更多時間承擔起照看學生的任務。這對本來教師就少的山區小學而言,無疑又帶來更多壓力。

  如何讓教師愿意承擔寄宿制帶來的時間和精力投入,是汪先林目前考慮最多的問題,“相比私立學校,公立學校對教師激勵的機制可能少一些。”

  曉天中心小學目前只有24名教師,一位教師兼職教幾門課的情形十分常見。韓鳴明是今年剛分配到學校的體育教師,剛到學校不久,就被學校通知同時兼帶語文課,“學校太缺教師了。”

  如果小學的寄宿制試行順利,韋小平考慮將孩子送去寄宿。還有的家長持觀望態度,擔心孩子在學校的生活是否能自理。

  但是對于很多家長而言,即使小學陪讀完,陪讀長跑仍然在繼續。有的孩子不愿去封閉的私立學校讀書,選擇在鎮上讀公立初中,陪完小學畢業的奶奶們便會搬到這里,繼續租房陪讀。這是一所“十二年一貫制學校”,學生可以從小學一直讀到高中。

  “不陪他,容易跟別的小朋友學壞。”謝金愛告訴記者,盡管那所中學也實行寄宿制,但相比封閉式管理的私立學校,管理相對松散,常常有孩子私自外出去網吧玩通宵,家長因此不得不繼續陪讀。

  謝金愛的兒子今年在鎮上讀初二,小學畢業升初中,兒子死活不去私立學校,她只好在學校旁邊租了房子,租金一年5000元,由退休的婆婆繼續陪著兒子讀書。

  已經陪讀7年的湯中華,現在還看不到陪讀的盡頭。她的大孫女正在念初二,等到大孫女初中畢業,家里打算將她送去合肥,到時候,她將離開曉天鎮,去合肥陪孫女念書。她真正結束陪讀生涯,可能要等到孫輩們念大學。這么多年陪下來,湯中華心里希望兩個孫女能考上“一本”。

  陳永獻也從別人那里知道“‘一本’好一點,‘二本’差一點”,她唯一能說出名字的大學是清華大學。

  她沒讀過書,阿拉伯數字只認識1到5,不會寫自己的名字。學校需要家長簽字時,她花10元錢刻了個章,需要簽字的時候就蓋一下。孫子讀幼兒園時,放學后,家長簽字才能把孩子接回家,她不會寫字,站在老師面前干著急。4歲的孫子照著戶口本,抄了一張田字格紙,學會簽上陳永獻的名字,這是他學會寫的第一個姓名。

  “考上清華大學,我就請人家喝酒!”她對孫子說。

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見習記者 尹海月 來源:中國青年報

 
分享到:
 

                                                               【打印】【關閉

*本網站所有內容均轉載自合法網站,如果您認為轉載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您來信([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聲明,本網站將在收到信息核實后一個工作日內刪除相關內容。

 
 深度報道
·全國青少年校園足球發展報告
·一棟沉睡校舍的“爭奪戰”
·“十二五”教育政策回顧與“十三五”教育政策展望
·學生導演電影作品 公映前被母校外傳
·全國高等教育滿意度調查報告
·陪讀高考
·全國中等職業教育滿意度調查報告
·“我就是想要一份盲文試卷”
·高校科研輔助人員生存隱憂
·留學生找槍手考托福面臨重刑 替考者多為在校生
·一長江學者被50萬元“絆倒”
·今天的教育亂象,何嘗不是90年代忽視教育的報應
·別了,數學界的“老頑童”
 教育時評
·貧困生補助金睡大覺 良心和責任也在酣睡
·優化大學教師薪酬結構很有必要
·校慶回歸本分,大學精神才能行穩致遠
·“優質高中全省招生”如何做到多方多贏?
·豐裕社會下,別讓童年變成名利場
·讓傳銷式“感恩教育”遠離校園
·“教師工資不低于公務員”,何時無需一再重申
·大學教授的工資多高算合適
·延攬大學者 更應扶植小人物
·高考填志愿,莫越俎代庖
·孩子作文套路深 解套還須下套人
·“不愿作弊”和“不敢作弊”不是一回事
·約束“高薪挖人”能否終結高校教師孔雀東南飛
 
 頻道合作  歡迎同類網站交換鏈接
 

版權所有:校長  校長網   E-mail:[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QQ: 865774072   新浪UC:[email protected]
網站簡介  -  網站導航  -  廣告服務  -  學校加盟  -  免責聲明  -  網站建設  -  友情鏈接  -  教育網址
國家信息產業部ICP備案: 晉ICP證05002688   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

CopyRight © www.iaqxlus.cn China Schoolmaster 2017

 
新强时时彩最新开奖结果查询